(´∇ノ`*)ノ 除了王杰希之外什么也没有哦

WB:屎屎说要糊你一脸

【叶王】还剩太多

( •̥́ ˍ •̀ू )

暗搓搓的来参个活动,文力负数不好吃。

BUG满天飞请别在意他

什么时候文力才能提高呢

有毒,小心食用

(。˘•ε•˘。)我对大眼儿是真爱真的我最喜欢他惹

……太困了格式可乱

OOC是习惯了






他看着眼前的刀片,心里还是忍不住梗了一下。

 

五个月前队里的体检医生私下里把他叫过去的时候他根本没想到会发生什么。

 

“  王队,我接下来说的事你有心理准备吗?”桌对面的医生拿着体检单抬头望向自己。

 

王杰希当时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想着撑死就是什么视力退了或者哪里有炎症什么的,毕竟医生都有点喜欢小题大做,便点了点头。

 

“我根据你这张片子,”医生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初步判断你是肝部有癌变,不过你还是到大型医院里检查一下比较好,我们队里条件毕竟比不上大医院,很可能是误诊。”

 

王杰希听了医生的话几乎是傻在桌子前,三分惊讶七分惊恐的望着队医带着逃避神情的脸。

 

“医生,你认真讲的么?”他有点迟疑的问道。

 

“王队啊,这种事我怎么会和你开玩笑?”医生哭笑不得,“我建议你这两天就去看看吧,再拖可别迟了,虽说是有误诊的可能,”他顿了一下“但是我估计,可能性不大。”

 

王杰希忘了自己是怎么走出医务室的,他的意识操纵着他一回宿舍拿了病历卡和钱包就拦了辆出租车冲到了B市最大最好的医院。

 

“0071号,王杰希。”护士的声音在他响起来,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进了会诊室。

 

…………

 

“……确诊为肝癌晚期。”医生看着诊断书,神情凝重的冲着王杰希说。

 

“…我还能活多久。”他几乎能感受到自己嗓音的颤抖与干涩。

 

“……保守估计5个月,不建议入院治疗,”头发有点花白的医生看了眼王杰希的脸,有点于心不忍的说,“现在这个时候,治愈可能性不大。”

 

王杰希听到了有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以至于没有听清医生最后说的一句话。

 

 

 

 

 

他回队里又去了趟医务室,然后和老板请了一个月的假。

 

在老板不悦的问他到底是为什么要请这么久的假时,他苦笑了一下,说:“我得病了呀,肝癌晚期。”

 

老板凝固于当场,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满眼失神的答应了王杰希希望他能够保密的请求。

 

王杰希笑了笑说了谢谢,回房间订了张去H市的机票。

 

 

 

 

 

叶修看着那个只身一人来到网吧并惨遭众人围观的魔术师时,愣了一下,然后无奈地钻进圈子里把人拉走就跑。

 

“大眼儿啊,怎么才来找哥啊。”他拉着他的手走在上林院安静的石子路上,笑着开口,“还有下次记得走后门,后门直通我们训练室。”

 

王杰希什么也不说,只一个劲儿点头。随后握紧了那只手。

 

傻瓜,哪里还有下一次。

 

他点头的同时拼命控制着快要下来的眼泪。

 

 

 

王杰希在兴欣呆了快一个月才离开。走之前看着叶修有点浮肿的脸,想笑又想哭。

 

傻瓜,干嘛露出那种表情,丑死了啊。

 

傻瓜,快收起那样的表情,你这样弄得我还怎么舍得死啊。

 

他偷偷把那块咳嗽时用来捂嘴的手帕塞进了口袋,洁白的手帕,猩红的血迹。

 

不得不走了啊。

 

 

 

他又在微草呆了三个月之后,战队方面替他宣布了退役消息,理由是家里出了事情。

 

肝部的疼痛几乎折磨的他每日无法入睡,吞咽食物都是那样艰难。

 

三个月,原本就偏清瘦的王杰希一下子瘦了15斤。

 

每天都必须吞下那种分量的止痛药才能维持好队员面前的队长形象。

 

离开的那天,前一秒还笑着对大家说着道别加油的话,后一秒转过身疼的脸都扭曲起来。连止痛药都制止不了的疼痛。

 

一帮子微草队员在他身后泣不成声。这样的秘密,早早晚晚都已经知道了啊。

 

但那个人是他们的队长,就是那个消瘦的背影,一次又一次,撑起了微草的天。

 

天塌了。

 

 

 

 

 

叶修看到电竞周刊上王杰希退役的消息时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嘴里叼着的油条喂了裤裆。

 

TM逗我?

 

一个电话轰给了高英杰,对方一句‘队长是因为家里有事’泣场了三次。叶修只觉得大事不好,赶紧一张机票飞到了王杰希家。

 

没想到却等到一句“你滚。”

 

 

 

 

王杰希回到家才觉得真的是不想死。

 

他看着柜子里满目的合影,证书,手办还有杂七杂八的各种东西,心情复杂之极。

 

不想死啊,不想死。

 

还没活到三十岁。

 

还没带领微草拿到第三个总冠军。

 

还没把想去的地方都去一趟。

 

…………

 

最重要的是,还没和叶修好好地把一场恋爱谈完。

 

他颓废的捂住了脸,仰面倒在沙发上。

 

 

 

 

 

在他所料不及之时,叶修竟然找上门来。

 

王杰希没想到,随口的一句地址能让他记到现在。

 

那人在门的外面气喘嘘嘘地说着“大眼儿你开开门啊是我让我进来好不好?”

 

王杰希在门的里面顺着门板无力地跪坐在了门口冲着外面轻声却清晰的说:“你滚。”

 

四下一片安静,他能听到自己的眼泪顺着脸颊滑下去滴到地板上的声音。

 

“对不起。”他的嘴无声的张了张。

 

 

 

 

吐血的症状一天比一天严重,肝部的疼痛也是。他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下去了。

 

叶修的毅力倒是让他吃了一惊,每天门缝下都会有小小的东西塞进来。有时候是路边的一朵小花一根小草,有时候是一个小小的贴纸,当然有时候也会是王杰希最讨厌的双眼皮贴,还有的时候会是一根被卡住的棒棒糖,不变的是每天都有一张字条,上书‘大眼儿你开开门啊是我让我进来好不好?’

 

“好啊,好啊。”他一边又一遍的在心里说着,却还是只能无力的摇头。

 

 

 

 

说实话王杰希那天那句你滚是给了叶修不小的打击。可他是谁啊,他可是叶修啊。

 

……于是日复一日的塞纸条。

 

 

 

 

王杰希果然还是受不了了,他走进厨房抽了把水果刀出来。但看着那闪着银光的刀尖还是有点害怕。

 

再给自己最后24个小时吧。他这么想着。

 

门外开始细细索索的有动静,是叶修来了。

 

他进房间拿了样东西随即走到了门口。

 

纸条露出一个角之后他便用力抽了过来,然后把手里的另一张纸片塞了过去。

 

‘大眼儿你开开门啊是我让我进来好不好?’

 

王杰希咧开嘴笑了。嘴角流下了血。

 

 

 

 

叶修吓了一跳,纸条刚刚探了个头就被对方粗暴的抽走。

 

‘原来有在看啊。’他这样想着,有点欣慰。

 

随后一张纸片从那头被塞了过来。

 

他满心欢喜的打开。

 

…………

王杰希

…………

…………

肝癌晚期

…………

 

还有两个手写的字,‘再见’。

 

“哗啦。”

 

就像是冬天从天而降的一盆冰块一样。

 

 

 

 

 

*******

王杰希熟练地输了几个字符进去,电脑开机。

 

他上了企鹅,登了荣耀。

 

把聊记一条条翻过去。

 

对象只有一人。

 

君莫笑,备注为叶修。

 

 

 

 

与定好的24小时只差半个小时,他正好把与他的所有曾经翻了两遍。顺便换了新的壁纸。

 

门外还是一片静默无声。

 

他拿起水果刀进了厕所。

 

 

 

 

肝痛无时不刻不在继续,连张开嘴都会有血丝渗出来。

 

他把刀冲着手腕比划了一下,割了下去。一次都没用过的新刀锋利异常,很快在脆弱的皮肤上撕裂开一条口子,鲜红的血液像蚯蚓一样延伸开来。

 

眼前开始模糊了。

 

 

“咚咚咚”敲门声忽然打破了他渐渐满起来的睡意。

 

“王杰希,我知道你在,你给我听好”

 

“下面的话哥只说一遍”

 

“TM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好意思不告诉哥,还得瑟得瑟的来找我”

 

“合着你以为是最后的告别啊”

 

“哥这里还没同意呢你搞毛啊”

 

“退役也不和哥说一声,你到底把哥当成什么”

 

“哥不远千里的来找你你TM还让哥滚你好意思么”

 

“哥天天递纸条你就没感动一下让哥进来么”

 

“……见一面也好啊再见算个什么”声音忽然从咄咄逼人变得柔软下来。

 

“……我爱你啊,王杰希。”那是他意识里来自门外的最后声音,带了浓厚的哭腔。

 

他却咧开苍白的嘴唇微微笑了。

 

他想起了医生最后对他说的那句模糊不清的话语,“尽量别留下什么遗憾啊,小伙子。”

 

现在他感到很满足,一点都不遗憾。

 

血管里的血快流干了。

 

“再见了”

“谢谢你”

“我也是”

他在最后无声的作出了九个口型。

 

刚好二十四个小时。

 

他闭上眼睛的同时门外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新的电脑壁纸上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句话。

 

‘叶修啊,如果真的有所谓的来世,我还想遇见你。’

 

 

-FIN-



ԅ(¯ㅂ¯ԅ) 中毒了否

_(:з」∠)_第一次参活动来和我说说话啊

_(:з」∠)_来吐槽我啊







评论(75)
热度(82)

© 爱意永远与杀意并存 | Powered by LOFTER